• <button id="emyci"><object id="emyci"></object></button>
    <rt id="emyci"><acronym id="emyci"></acronym></rt>
  •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南 >> 專題報道 >> 黨的思想路線與優秀傳統文化研究
    湖湘經世致用學風對青年毛澤東的影響
    2021年07月08日 17:0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陳攀文 彭小奇 字號
    2021年07月08日 17:0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陳攀文 彭小奇

    內容摘要: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文明綿延數千年,有其獨特的價值體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國人內心,潛移默化影響著中國人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方式。”青年毛澤東長期置身于湖湘文化的豐厚土壤,其哲學思想深受湖湘優秀文化的滋養,突出體現于其“大本大源”宇宙本體論、“心體合行”認識論、“尚變反靜”功夫論、“救國救民”境界論等方面。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文明綿延數千年,有其獨特的價值體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國人內心,潛移默化影響著中國人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方式。”青年毛澤東長期置身于湖湘文化的豐厚土壤,其哲學思想深受湖湘優秀文化的滋養,突出體現于其“大本大源”宇宙本體論、“心體合行”認識論、“尚變反靜”功夫論、“救國救民”境界論等方面。

      湖湘文化源遠流長,從春秋戰國的楚文化綿延至今,經過2000多年的積淀與發展,凸顯出經世致用的突出特征和鮮明色彩。經世致用的主旨在于立足社會現實、直面社會矛盾,從國計民生中探求強國富民之道,運用所學解決社會問題,達到國治民安的實效。其人文內涵在于“立本求源”“崇實重行”“主變創新”“愛國憂民”。其中,“立本求源”是湖湘經世致用精神探究諸多傳統哲學命題的自然結果;“崇實重行”是湖湘經世致用精神觀照經邦濟世的必然結果;“主變創新”是湖湘經世致用派文人持存“獨立之根性”的邏輯結果;“愛國憂民”是湖湘文化一以貫之的精神特質。經世致用精神體現在學風上,便是務當世之務、勇于任事、致力創新、實事求是、注重調查研究和解決社會現實問題。

      青年毛澤東哲學思想的形成是一個不斷建構的過程,湖湘文化是其文化心理的最早積淀及哲學思想的底蘊和源泉。毛澤東青年時代求學于長沙這一湖湘文化重鎮,就讀于湖南一師,受業于楊昌濟、徐特立等湖湘文化賢哲,耳濡目染了陶澍、魏源、譚嗣同等湖湘巨子的思想和精神,深受湖湘經世致用文化的浸育。

      “立本求源”作為湖湘經世致用文化的深厚本色,浸育了青年毛澤東“大本大源”的宇宙本體論。探求宇宙本源、窮究人生至理的學術旨趣貫穿了湖湘文化的發展歷程。屈原發出“天問”,周敦頤創立基于“太極”的新的天人合一本體論,胡宏提出“性”本體論,張栻、王船山等構建了自己的哲學思想體系。魏源、曾國藩、譚嗣同、楊昌濟等均聚焦“大本大源”,力圖把握宇宙、人生的根本規律,將其作為最高信仰和人生指導原則。毛澤東在湖南一師求學時,也致力于探索宇宙的大本大源,認為“夫本源者宇宙之真理。天下之生民,各為宇宙之一體,即宇宙之真理,各具于人人之心中”。他一面吸取湖湘文化的“大本大源”思想,一面又將其提升到哲學高度并與社會改造相聯系,這種高度重視真理探求與世界觀改造的思想無疑是對湖湘文化傳統的批判繼承。

      “崇實重行”作為湖湘經世致用文化一脈相承的鮮明亮色,浸育了青年毛澤東“心體合行”的認識論。胡安國呼吁“強學力行,以圣人為榜樣,志在康濟時艱,挽救危難”;張栻提出“致知力行互相發也”;王船山提出“知行相資以為用”“知行并進而有功”;魏源主張“夫士欲任天下之重必自勤訪問始”;譚嗣同倡導維新;楊昌濟強調知行統一和力行。湖湘文化這種力戒空談、崇實重行的優良傳統給青年毛澤東留下了深刻烙印,他的知行觀強調實踐對認識的決定作用,主張躬行踐履,在其《講堂錄》中提出“古者為學重在實行”,“閉門求學,其學無用。欲從天下國家萬事萬物而學之,則汗漫九垓,遍游四宇尚已”。他不僅深入鉆研“有字之書”,而且高度重視深入實際調查研究,廣泛閱讀社會這本“無字之書”。他積極投身改造社會的實踐,如組建新民學會、嘗試“新村”建設、創辦湖南自修大學、領導“驅張運動”等,凸顯出知行合一的“心體合行”色彩。

      “主變創新”作為湖湘經世致用文化的突出特色,浸育了青年毛澤東“尚變反靜”的觀點。歷代湖湘文化先賢都懷有勇往直前的“主變”精神。周敦頤繼承《周易》的主變哲學并將動靜說引入宇宙生成論;胡宏提出“日新不息”的辯證發展觀并由王船山發展成“日新”哲學與進化史觀;魏源提出“變古愈盡使民愈甚”的變革觀并力倡“師夷長技以制夷”;譚嗣同認為“天以新為運,人以新為生”,以“日新”思想反對形而上學的不變論。湖湘文化的主變精神潛移默化地影響了青年毛澤東,其《講堂錄》中寫道“天下萬事,萬變不窮”,其《體育之研究》提出“天地蓋唯有動而已”,凸顯出“尚變反靜”的色彩。

      “愛國憂民”作為湖湘經世致用文化的基本底色,浸育了青年毛澤東“救國救民”的境界論。屈賈被貶仍忠心為國,張栻力主“抗金御侮”,王夫之誓死不降,左宗棠“身無半畝,心憂天下”,譚嗣同為喚醒國人而從容為變法獻身,黃興為革命愈挫愈奮。湖湘文化深沉的愛國憂民底色在青年毛澤東身上得到集中體現和偉大升華。他不僅在《明恥篇》上寫下“五月七日,民國奇恥。何以報仇,在我學子”,更在《民眾的大聯合》中發出“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干,誰干?”的號召。他還確定了新民學會“改造中國與世界”的宗旨,發出了“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千古一問。正是在救國救民情懷驅動下,他不懈探索,走上了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而奮斗的革命道路。

      從青年毛澤東哲學思想與湖湘經世致用學風的關系中,我們可以得到以下啟示。一是要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吸取豐富營養,以其滋養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使之永葆旺盛的生命力,使我們更加自覺地堅定文化自信。二是要對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在揚棄中繼承,在弘揚其思想精華的基礎上,與時俱進、推陳出新,實現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更好地服務于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三是要吸納古今中外的優秀文化成果,推進理論創新,更加堅定理論自信。

      青年毛澤東在探索救亡圖存的道路上,將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中國革命具體實踐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形成了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并成功指導了中國革命實踐。進入新時代,要把我國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仍然離不開理論創新與理論自信。青年毛澤東哲學思想所蘊含的實踐性、斗爭性、主觀能動性是激勵新時代青年不斷奮進的強大精神動力;其堅定的人民立場、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深入調查研究的工作方法,是新時代青年的強大思想武器和科學工作方法。新時代的青年是追夢者和圓夢人,應當胸懷民族復興、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的堅定信念,勇于擔當、砥礪奮進,與人民同呼吸、與祖國共命運,不負青春韶華、不負時代重托,在建功立業中實現人生價值。

      (本文系湖南省社科基金重點委托項目、省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資助項目“近代湖南經世致用學風浸育下的青年毛澤東哲學思想研究”(21WTB07)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湖南第一師范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陳攀文 彭小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碰超免费国产97久久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