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emyci"><object id="emyci"></object></button>
    <rt id="emyci"><acronym id="emyci"></acronym></rt>
  •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南 >> 專題報道 >> 新時代“花兒”的傳承與創新
    花兒傳承與文化生態鏈建構
    2021年07月09日 16:2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薇薇 字號
    2021年07月09日 16:2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薇薇

    內容摘要:作為絲綢之路上一枚重要的文化碩果,花兒承載著西北人民獨特而豐富的感知和想象力。其流傳地跨越甘肅、寧夏、青海、新疆、陜西多省區,在國內漢族、回族、藏族、東鄉族、保安族、撒拉族、土族、裕固族八個民族中廣泛傳唱,在境外吉爾吉斯斯坦和哈薩克斯坦東干人中也有流傳。這種跨民族、跨地域傳唱的特殊性使花兒在世界民歌中獨樹一幟,引起各界學者廣泛關注。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為絲綢之路上一枚重要的文化碩果,花兒承載著西北人民獨特而豐富的感知和想象力。其流傳地跨越甘肅、寧夏、青海、新疆、陜西多省區,在國內漢族、回族、藏族、東鄉族、保安族、撒拉族、土族、裕固族八個民族中廣泛傳唱,在境外吉爾吉斯斯坦和哈薩克斯坦東干人中也有流傳。這種跨民族、跨地域傳唱的特殊性使花兒在世界民歌中獨樹一幟,引起各界學者廣泛關注。

      2009年9月花兒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其“非遺”價值集“民間歌唱、民間文學、民間風俗、民間文化傳承”于一體。同時,作為人類共同的口頭性非物質文化遺產,花兒被納入到“國家在場”的話語體系中。如今,花兒成功申遺已十載有余,進入了“非遺后時代”。總結這十余年的花兒傳承之路,對于今后建立健全更加完善的傳承機制大有裨益,亦期待能為其他“非遺”項目的傳承與保護提供參照性意見。

      踐行多樣互補的傳承方式

      自然傳承。花兒會是西北民眾自發組織的民間集會,是花兒傳唱、傳播、傳承的天然載體與“在場”。有記載的最早花兒會距今已有600多年歷史,其原生、自發的特征,飽滿、涌動的生命力,仍然得以保存,散發著無盡魅力。每年農歷六月至八月夏收農閑之際,是甘肅、青海兩省花兒會的旺季。據青海省花兒研究會《五彩斑斕的青海花兒會》一書統計,青海省共計大大小小的民間花兒會約100處。甘肅也有規模不等的多處民間花兒盛會,且花兒會的外延區域在不斷擴大。盡管受現代化、都市化的影響,民間花兒會數量驟減,有一部分花兒會實現了空間轉場(從山野向城鎮公園轉移),有一部分花兒會被網絡交流取代,還有一部分被舞臺展演式花兒會替換,但還有新近開辟的花兒山場和一些歷史悠久、群眾基礎較好的傳統山場(如甘肅松鳴巖花兒會、蓮花山花兒會、青海民和七里寺花兒會等)以其頑強的生命力,與現代社會相適應,并以新的面貌、新的形態呈現出與現代社會相融的局面。民間花兒會是集對歌、祭祀、交友、娛樂、商品交易于一體的天然場域,花兒在其中得以直接傳播與自然傳承。

      教育傳承。學校是傳統音樂文化集中開展、高效傳承的實踐基地。2018年11月,蘭州大學依托“西北花兒”項目,獲準為第一批全國普通高校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基地。同年,甘肅省教育廳認定臨夏回民中學為花兒傳承基地。2020年,青海省認定青海大學為花兒傳承高校基地。2021年3月,中國音樂學院舉辦“新山歌社”民歌傳承活動,老藝術家蘇平受邀并開展“西北花兒漫談漫唱”講座,廣受好評。花兒名家進校園已成為傳承工作之常態。上述校園傳承舉措,對花兒藝術在青少年群體中的傳承與發展具有深遠意義。

      傳習基地傳承。2020年,依托個人申報,經文旅部門批準,青海省成立了數家以優秀傳承人個人名義命名的花兒名家傳習所和傳承基地。以師徒傳承方式為主,重點挖掘花兒曲庫曲目、研究整理花兒曲令唱詞、建立健全傳承譜系,展示交流花兒成果、傳承保護花兒精髓和培訓培養年輕歌手為宗旨,大力推進花兒的傳承與保護工作。

      舞臺展演式傳承。在國家相關政策導引下,花兒的舞臺化傳承呈現蓬勃發展態勢。青海省已連續舉辦了17屆“西北花兒(民歌)邀請賽”,寧夏從1998年至今也已成功舉辦了16屆“西北五省(區)花兒民歌大賽”。種種賽事與活動,從策劃組織、籌備宣傳到成功舉辦等一系列環節,都對花兒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傳播和發揚。

      網絡傳承。網絡是當代社會文化傳播與文化消費的新路徑與新方式,極大地拓展了文化傳承、傳播的空間。對于一些沒有文字書寫能力的鄉民來說,通過QQ群、微信群等網絡社交媒體及移動終端App、微博、公眾號及短視頻的交流與互動,可以充分展示其鄉村文化生活、呈現自身生存價值。以快手App為例,僅2020年,在快手上注冊的花兒民歌傳承人超過300人次,全網平臺粉絲量近2700萬。利用網絡的高效、便捷、受眾廣等優勢,傳統文化資源得以盤活,網絡打賞、點贊等功能也給許多花兒歌手帶來了豐厚報酬。因此,網絡傳承成為當下大眾傳播的重要媒介手段。

      打造多層互動的傳承文化生態鏈

      回顧花兒的十年傳承之路,當下,由政府、民間、學者、媒體、高校、歌手等多方合力、多效聯動的傳承機制漸趨完善,花兒藝術傳承發展的文化生態鏈與多層次保障機制初步形成。

      政府政策支持。2017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到2025年,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體系基本形成。《意見》注重在記憶、傳承、創新、傳播四個方面著力。隨著國家“非遺”保護工作的不斷推進,后續傳承工作進入了冷靜與反思期。

      2021年兩會期間,圍繞“非遺”展開的產業化、非遺文化、扶貧等關鍵詞頻出,花兒迎來了新時代發展的契機。花兒已經成為西北文化品牌,圍繞花兒所形成的文創活動、旅游開發、創意公司、文娛活動場所的建立欣欣向榮。花兒已然成為西北民眾脫貧致富并向文化產業進一步邁進的金字招牌。

      民間團體通力協作。地方非遺保護中心及民間花兒研究會、演藝集團、民間藝術傳播團體的建立,與官方機構相互呼應,協同合作,共同致力于推廣花兒藝術的發展,推進傳統文化的傳承與保護,發揮良好的促進作用。

      媒體積極引導。通過電視、網絡媒體直播平臺、微信公眾號、快手平臺等,及時轉播花兒會盛況,邀請花兒名家及學者駐臺講座、授課,通過直播平臺研習花兒演唱,媒體的積極引導為花兒的傳播積攢了大量人氣,圈粉無數。

      高校成為實踐陣地。高校作為學術研究機構與傳承基地,可以保證傳承群體的規模與穩定性。目前,一些高校在培養傳承人上已經取得了成功經驗,如中央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內蒙古藝術學院的“安達”藝術班、新疆藝術學院、廣西藝術學院等。蘭州大學依托“西北花兒”開設了花兒傳承課程,還有西北民族大學、青海大學、青海師范大學、青海民族大學等均定期開設花兒學者論壇、名家進校園講座與傳承人培養計劃等。

      專家學者的學術指導。面對鄉村生活的都市化、文化發展的日益消費化和高速發展的媒體化時代,花兒被放置在一個前所未有的復雜語境中。花兒舞臺化、城市化、遺產化等都是時代變遷的結果。這些新變化引發學者的系統性學術思考。針對上述情勢,學者們紛紛申報課題、著書立說,涌現出一批有價值的學術成果,如《河湟花兒綜論》《再論中國花兒》等新著,既有對花兒文化成因的新探索,又有對花兒“申遺”成功十周年所取得新成果的回顧與肯定,它們為花兒研究提供了新的學術范式與研究思路。

      民間歌手的自我提升。“非遺”浪潮席卷全國,花兒吹進千萬家。在西北民眾以滿腔熱情推動“非遺”搶救、保護、傳承與發展的同時,民間歌手的文化自信與文化自覺意識漸趨強化。越來越多的民間歌手通過線上線下學習、交流、培訓等方式不斷自我提升,并積極加入到花兒創作、改編以及傳承的隊伍中來。他們意識到唱花兒不僅可以脫貧致富,圈粉擴大知名度,還可以起到文化傳承傳幫帶的作用。

      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謀劃好下一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作十分關鍵。花兒是“一帶一路”上的文明碩果,我們以尊重花兒藝術發展規律為前提,對其合理利用、適度開發、有效搶救、傳承保護等方面,確有顯著作為。但也存在各地因文化資源分配不均而致傳承不力等問題,應予慎思。我們要摒棄門戶之見,開拓思路,共同搭建花兒的跨文化、跨學科深入研究平臺。保持優良傳承路徑,探索優化傳承機制,以西北花兒之魂,傳揚中華民族文脈,深度挖掘花兒在新時代的亮點與學術價值。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多民族歌場花兒會文化空間研究”(18XMZ021)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福建師范大學音樂學院、寧夏大學音樂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王薇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碰超免费国产97久久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