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ui00a"></td>
  • <td id="ui00a"><code id="ui00a"></code></td>
  •  首頁 >> 圖書 >> 本網原創
    【社科好書】回歸中國人的“生活美學”——評劉悅笛《審美即生活》
    2021年10月21日 14:4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許曉翠 字號
    2021年10月21日 14:4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許曉翠
    關鍵詞:藝術;審美;生活美學;中國;全球化;文化;之美;劉悅笛;語境;

    內容摘要:該書通過爬梳中國社會生活美學傳統,為構建現代生活美學指明了“新構”與“返本開新”兩種不同路徑。

    關鍵詞:藝術;審美;生活美學;中國;全球化;文化;之美;劉悅笛;語境;

    作者簡介:

      當解決了基本的生存需要,自然會想到更高的精神層面。進入新世紀以來,中西方美學界出現了一種“回歸生活世界”以重構美學的趨向。這種美學在當代西方被稱為“日常生活美學”,在中國則被稱為“生活美學”。在全球化的影響下,人們的審美正在經歷泛化,生活與藝術相互交融,人們在生活中發現藝術,通過藝術美化生活。在當代中西方不同歷史語境下,研究中國的“生活美學”,還須從本土傳統入手。

    劉悅笛著《審美即生活》(商務印書館2020年版)

      劉悅笛研究員的《審美即生活》(商務印書館2020年版)一書,對比中西古今美學傳統研究,確定了生活美學作為“哲學的美學新構”的學科定位和作為“回歸生活世界的本體論美學”的核心規定。通過爬梳中國社會所固有的生活美學傳統,為構建現代生活美學指明了“新構”與“返本開新”兩種不同路徑。通過剖析以公共藝術、日常設計等為代表的當代生活美學實踐,重構以“全球化”“微時代”“電子復制”“景觀社會”等為表征的新歷史語境下美學與生活之間的關系。在論述中,作者以大量的例證,通過現象提煉概念并引入思考,從歷時與共時層面深入挖掘,全面展開審美與生活的重重聯系。

    融入全球的生活美學

      劉悅笛在開篇中提到“審美是社會前進的推動力量,同時也是衡量社會發展的高級尺度。”[1]如今,人民把美好生活作為美好愿望,主張以“美生活”來提升“好生活”。當代中西美學所面臨的歷史語境不同,在西方學界,分析美學占據主流,藝術是絕對的研究中心;在中國古典文化中,歷來就有“生活美學化”和“美學生活化”傳統,藝術與生活是相通的,這些從古典詩詞中可見一斑。

      對于生活美學的出場,作者并沒有把它放在一個孤立的位置,而是放在新的歷史語境中,這是有深層意味的。一方面,在西方古典時代,人們建立的是“文化神圣化”語境,藝術為少數人壟斷,因此藝術與審美自然不能與日常生活直接相關。隨著語境的刷新,生活美學便可用來反擊“藝術自律論”和“審美非功利觀”的傳統觀念,這些觀念僅是一段文化的產物,隨著藝術走向更廣大的空間,創作也在努力地突破邊界,生活美學成為大勢不可逆轉。另一方面,在中國古典文化中,藝術與生活、創作與欣賞都是內外兼容的,古典美學家們往往能從細微之處體悟到生活的美感,然后上升到美學的高度,無論是文學上的創作批評,還是儒釋道美學的哲思,都可以將中國美學奠基在本土的深厚傳統上。

    江蘇蘇州:蘇色生活館 數字化演繹廿四節氣與蘇州色彩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生活美學研究甚囂塵上,不免會出現誤讀。因此,作者將生活美學與實用美學、日常美學、藝術美學、環境美學等作了細致對比,指出生活美學的理解與闡發是具有開放性的。“生活美學是一種回到生活世界的本體論美學,它所持的是嶄新的審美觀、生活觀、藝術觀、環境觀、哲學觀,是審美學理與生活踐行的合一。”[2]

      理論的創構是為了更好地指導生活。同樣的,作者也指出生活美學的核心主張就是拉近生活與藝術的距離,將生活過成藝術。人們不自覺地在生活中追尋幸福,本能地向往美好生活。中國人的生活智慧就在于從生活中發現美,享受生活,從古至今一如既往,所以中國美學對于全球生活美學的建構有著獨特的借鑒作用。作者還具體介紹了中國人的古典生活美學體系,試圖從根本上說明中國美學具有的“生活化”取向,這是不同于歐洲美學傳統的深層差異,也是重新闡釋中國古典美學的最新路徑。

    根植本土的生活美學

      想要深入分析中國古典美學,首先必須考究內在的根本生成范式。作者認為,“儒行之美”“道化之美”“禪悟之美”,構成了中國古典美的紅黃藍“三原色”,所謂“三元合流”。[3]自明代以后,這種三元合流逐漸成為主流,中國文化由此形成了一種儒道禪互補的傳統。在具體的論述過程中,作者以南宋文人羅大經的《山靜日長》為例,深山閑居,讀儒家經典,處道家風度,感現實禪境,倡導生活美學。自覺生活在一個世界里,身心參與生活中,靜觀體驗。

    簪花仕女圖(唐)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這種理想的境界建立在一定的經濟基礎之上,作者以漢末文人仲長統的《樂志論》為例,指出這大概是中國文人美學的初步建構,漢代文人的生活樣態中大致形成了出為儒、隱為道的兩面性。以審美為主導并達到極致的“魏晉風流”是生活藝術化的自覺巔峰,普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何晏、阮籍等名士身體力行引領社會風尚。唐宋是社會與文化的轉型期,唐代生活美學兼容并蓄、八面來風。宋代承前啟后,審美接續前代歸于精致,雅俗交融。明清承繼宋韻,體現的是既大且全的生活趣味,追求俗雅平衡。“漢之樂志”“魏晉風流”“唐風宋韻”“明清趣味”,這四者邏輯嚴密地串起中國古典美學的主要內容。劉悅笛所論述的,并非空洞的思想言說,而是通過豐富的文學文本和歷史材料進行層層剖析。因此,《審美即生活》隨處可見精彩的文本細讀以及材料支撐(如《先秦兩漢的隱逸》《論風流》《唐代文苑風尚》等),讓材料自己說話,也使得該書具有十足的可讀性。

      作者通過天、地、人、食、物、居、游、文、德、性各個方面試圖深描中國人的生活美學智慧。第一個是天氣時移的“天之美”。中國古人“仰則觀象于天”,人類最早的哲思就是觀察身邊的事物,坐看云卷云舒,笑談斗轉星移。作者指出,古人觀照到的陰陽智慧的本義來自天象和天氣的變化,從《史記》《春秋繁露》《朱子語類》等材料中提煉出華夏氣化宇宙觀:“一氣”充塞天地間,生生不息也。作者總結“天氣美學”擁有無框架的無限性、沉浸式的氛圍感以及不可預知的變化萬千。人的情緒與天氣變化相通,四季循環,人會傷春悲秋,風霜雨雪也是如此。天氣的變化、四季的循環是天地的律動,與個體關聯,附會的是生命的律動,體現的是中國傳統審美精神的“通”與“變”。

      第二個是長物閑賞的“物之美”。這種生活美學體現的則是“明清趣味”,物質豐富,文人閑居,通過對“物”的精神消費來超越世俗。人與物的互動,使人獲得一種“具身化”的審美享受,賦予能動性,寄托個人情感,心隨物婉轉,物與心徘徊,物以修心,心直抒情。“長物”指多余之物但其實并不多余,作為文人精神消費的對象,這些物非是生產之用,因此歸類于生活美學。

      第三個是鑒人貌態的“人之美”。《左傳》中記錄了叔服為魯僖公兒子相面,《世說新語》有“容止”篇品評外貌,漢魏《人物志》從九個方面品評人物等。鑒人也逐漸從外貌擴大到性情、品格、行為等,由外轉內,逐漸細化也逐漸狹化。值得一提的是,作者極大地贊賞魏晉“風流”與唐宋“風雅”,結合文化發展趨勢,女子之美一直受制于男性的規制。真正理想的“人之美”則是內美(善)與外美的平衡。

    趙佶 聽琴圖(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第四個是飲饌品味的“食之美”。可知制造美食的過程也是一種在自然食材基礎上的文化創造。吃,不僅在于“填飽”的過程,還在于環境氣氛、心情等,林林總總,吃就成了一種審美化的活動。中國美食的神韻,往往不在味本身,更重要的是“味外之味”。鼻之于香,舌之于味,是人的感官對外在世界的感覺,但它們與視覺、觸覺等感覺不同的是,其感覺是無影無形的,又有悠長的回味空間,歷來被古人樂道。作者指出“味之美”和“味外之味”均導向“審美”之處,這就是中國關于吃喝的生活美學。

      第五個是山水悠游的“游之美”。作者一開始談到,傳統“自然審美”的對象是“人文化的自然”,自然之美呈現于與人的關系。優游于山水景觀之中,不是簡單地看風景,而是將自身融入進去,與西方人景對立不同,形成一種審美的生活方式,“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4]中國人“出游”傳統古已有之,加上儒釋道三家均衷情山水,其悠游山水是為修心。歸隱的傳統也與之相關,出為廟堂,入為山林,不可脫離人而存在,這也是古代“自然”的生活美學。

      第六個是文人雅趣的“文之美”。此章論述重點則是日常書寫的生活美學,自修禊至雅集,集會行為被審美化,重在文人間的身份認同。漢字以獨特的造字方式形成了書寫藝術,書法是根植于日常生活的“生活藝術”。生活美學的核心不在“審美”而在“生活”,一開始是文人的日常書寫,融入生活便成為一種生活方式,這種無功利心的創造加上情感與技術的圓融,觸及到情感宣泄的開關,自然而然形成自我的表達,這是來自生活的藝術。

      《審美即生活》詳細梳理出中國古典生活美學體系的基本面向,其價值在于說明,“審美生活,是中國古典美學的母體——生活本身有美感,也是鵠的——生活要追求美化。”[5]

    當代社會的生活美學

      新世紀的全球文化,開啟了日常審美時代,當今中國進入了“微時代”,以微博、微信為傳媒先鋒的小、快、即時的生活美學通過網絡的便捷席卷了中國,每個人都是藝術家,在大眾傳媒上分享個人創作,但追求被認同的個性還是對普遍趣味的屈服,審美逐漸被市場奴役,傳播的“扁平化”導致“審美虛薄化”,量化成為衡量標準,審美共同體圈地自萌,這是挑戰也是機遇。在人人都是藝術家的時代,“在最適當的情況下,每個人都趨向于期望以善、真、美的標準折射自身,都在對相關的社會環境產生積極影響。”[6]他們以審美的態度對待生活、社會和人生,科技創造了更多的媒介,媒介的便利創生了更多的作品,自然提高了藝術的門檻。消費時代帶來的“審美麻木化”和“審美疲勞”也對藝術提出了挑戰,復制時代使得高雅藝術品和大眾距離更近。由此可見,技術并不會湮滅藝術,藝術的本真在于創造,技術驅動媒介,新媒介創造了“新藝術型態”,藝術未來無限,技術只是加速器罷了。

    北京:2021公共藝術季雕塑作品吸引市民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作者談到建立當代中國的藝術觀。中國古典美學有著“藝術生活化”的傳統,在當下的文化語境與西方藝術觀的影響下,恢復藝術與生活的緊密聯系,倡導本土化的生活美學是首要任務。新中國成立以來,本土的生活美學一直受到外來思想的沖擊。車爾尼雪夫斯基的“美是生活”理論帶來了現實主義的浪潮,文藝為政治服務;現代主義藝術高揚“主體性”,精英文化由此形成,藝術家們主張建構“人文精神”,主動承擔社會責任;隨著當代文化與藝術迎來“審美泛化”,藝術開始回歸日常生活,陸續出現了“政治波普藝術”“玩世現實主義”“新寫實主義”。美學中心的轉變體現了社會生活性質的變化,也體現了藝術與生活息息相關。

      當代藝術門類中,與生活美學密切相關的,還有不可忽視的公共藝術。作者將公共藝術視為一種“生活美學景觀”,可以理解為,公共藝術作品基本是占據公共空間的裝置。因此,公共藝術介入人們的生活中,吸引民眾往來,調動人們的感官進行審美,使人們在生活中體驗藝術,從而使生活藝術化。毋庸置疑的是,存在于當地的公共藝術必須與當地的文化融合,并與當地的文化共同體形成積極的互動。作者舉例,紐約的《傾斜的弧線》阻礙民眾出行而被當地人拒絕,日本《豐島美術館》體現“東方禪韻”的設計完美融入當地。公共藝術作為打造生活化的“審美場”,必須要有審美感知者、藝術品、藝術家和表演者的互動交往以及外部力量。“藝術源自人類對理想生活的想象,公共藝術就是用藝術來看待生活中的公共問題,從而形成公眾直接體會生活藝術化的場合。”[7]

      與前面介紹中國古典審美的變化相對應,作者論述了當代全球化背景下身體塑造的生活美學。相貌會受人種、地形等多種因素影響,但審美往往是被文化塑造的。隨著日常生活越來越趨于審美化,剃頭—理發—美發—美容—美體—美甲,審美不僅遍布人的主體部分,還在不斷細化。市場操控下的“美”擁有了巨大的經濟附加值,化妝品、時裝、選美比賽以及蒸蒸日上的整形產業。身體美學在歷史上由來已久,文身、舞蹈行為,隨著美的標準(如人體比例)出現,不符合標準的開始人為改造,這就與傳統審美背道而馳。對于自然與文化產生的不同標準,確實是個問題。體育運動作為動態的身體美學體現,在當今也形成了一種審美,正如庖丁解牛“技近乎道”的狀態,當一種技藝達到純熟自然就成為了審美對象。體育運動成為藝術的關鍵還在于其對抗的未知性、現場感與實時性。當代具象化的審美附著,無論是追求美的整形還是欣賞美的體育運動,背后都有著文化的影響。

      審美回歸日常生活,大眾生活日漸被藝術和設計填滿,現代文化景觀也趨向藝術化和審美化,影視媒介的廣泛傳播,造就一種藝術化的現實生活。“在文化被高度‘類像化’的境遇中,觀眾有如生存在萬花筒的世界里,他們只有在當下的直接經驗里,體驗時間的斷裂感和無深度感,實現日常生活的審美化。”[8]文化的崇高感被商業資本利用,商業設計賦予商品特定的文化形式,商業設計滿足大眾日常消費,消費產品被認可,需求增加,設計增加,消費增值,如此循環。設計是藝術創造,源于對美的追求,但與現代商業結合后,美被異化,追求的是審美的極致,失去的是藝術生活化的實用性。因此,日常設計仍需要以人的實用需要為出發點,并為人所理解。

    北京:國貿商城舉辦公共藝術展演系列活動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通過剖析以公共藝術、日常設計等為代表的當代生活美學實踐,重構以“全球化”“微時代”“電子復制”“景觀社會”等為表征的新歷史語境下美學與生活的關系,作者指出,在全球化語境下,生活美學存在不可避免的困境,即在技術爆炸的時代,生活的審美不斷細化,與傳統、西方交鋒,大眾擁有了話語權卻又容易被利用。這個問題通往的另一個問題是,日常生活審美化不斷發展,藝術與生活如何尋求安穩發育點。在《審美即生活》中,作者并沒有為這兩個問題提供直接的答案,而是留下一個可供繼續思考的空間。

    結語

      劉悅笛以全球化文化互視的角度進入生活美學,回歸中國古典美學,發現對生活之美的追尋已深深浸透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因此形成當代中國新美學只需返本開新。顯然,生活美學研究離不開生活這個主體,“生”原指出生、生命以及生生不息,“活”則指生命的狀態。然而,人不只要活著,還要有趣味地活著。于是,審美的生活就成了我們的理想。從歷史發展的角度看,中國人早就善于從生活的各個層面發現“生活之美”,享受“生活之樂”。從筆墨紙硯到文房之美,從飲饌品酒到居家之美,從歸隱山林到閑游之美等等這些都屬于中國古典美學拓展的疆域,都對當代美學發展產生了積極意義。然而,在“全球化”“微時代”“電子復制”等為表征的新歷史語境下,美學受到了不小的挑戰。“商業資本推動了后現代性大眾文化,后現代主義顛覆了現代先鋒藝術,視覺文化而不是訴諸理解和理性的文字審美成為當代文化的主流。”[9]因此,盡管當代中國美學可以返本開新,但其本身仍需要考慮大環境的影響,把握內在人性與外在人文、物質前提與精神升華的和諧發展。

      對于找回中國人的生活美學,作者顯然持著一種十分樂觀的認識。這種樂觀,一方面源于作者秉持解構思維和批判性思維,揭示出生活美學作為“哲學的美學新構”的學科定位和作為“回歸生活世界的本體論美學”的核心規定;另一方面也源于作者相信當代生活美學實踐可以重構以“全球化”“微時代”“電子復制”“景觀社會”等為表征的新歷史語境下美學與生活的關系。盡管樂觀,但中國古典美學追求的內外兼修的美善統一卻是不容易實現的,還有審美生活所欲達到的這種和諧狀態也是不容易把握的,為了實現美好生活,當下的道路注定是艱巨的。

      注釋:

      [1] 劉悅笛:《審美即生活》,北京:商務印書館,2020年第4頁。

      [2] 劉悅笛:《審美即生活》,北京:商務印書館,2020年第23頁。

      [3] 劉悅笛 趙強:《無邊風月:中國古典生活美學》,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8頁。

      [4] 王國維:《人間詞話》,南寧:廣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4頁。

      [5] 劉悅笛:《審美即生活》,北京:商務印書館,2020年第38頁。

      [6] 劉悅笛:《審美即生活》,北京:商務印書館,2020年第227頁。

      [7] 劉悅笛:《審美即生活》,北京:商務印書館,2020年第287頁。

      [8] 劉悅笛:《審美即生活》,北京:商務印書館,2020年第343頁。

      [9] 章輝:《審美即生活—— 評<生活美學與藝術經驗>》,《中國圖書評論》,2009年第11期。

     

      (作者單位:安徽師范大學文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許曉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未標題-1.gif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碰超免费国产97久久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