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hbv9"></span>
<strike id="xhbv9"><dl id="xhbv9"></dl></strike>
<ruby id="xhbv9"></ruby>
<strike id="xhbv9"><i id="xhbv9"><cite id="xhbv9"></cite></i></strike>
<span id="xhbv9"></span>
<strike id="xhbv9"></strike>
<strike id="xhbv9"></strike>
<strike id="xhbv9"><ins id="xhbv9"></ins></strike>
<strike id="xhbv9"></strike>
<strike id="xhbv9"></strike>

 首頁 >> 圖書 >> 熱書推薦
《全球轉型》
2021年07月14日 11: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上海人民出版社 字號
2021年07月14日 11: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上海人民出版社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英]巴里·布贊、[英]喬治·勞森 著

  定價:88元

  書號:978-7-208-16486-4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年7月

  字數:325千字

  包裝:平裝

  作者簡介

  巴里·布贊 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系系榮譽教授,為該院外交政策智庫——國際事務、外交與戰略研究中心(LSE IDEAS)高級研究員,英國社會科學院院士;代表作包括:《世界歷史中的國際體系》(2000年,與理查德·利特爾合著);《地區安全復合體與國際安全結構》(2003年,與奧利·維夫合著);《從國際社會到世界社會》(2004年);《國際安全研究的演化》(2009年,與琳娜·漢森合著);《英國學派理論導論》(2014年)。

  喬治·勞森 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系系副教授,主要聚焦于國際關系與歷史社會學的交叉研究,以及激進的變革進程,尤其是大變革;著有《協商的革命》(2005年),主編有《全球1989》(2010年,與克里斯·阿姆布拉斯特、邁克爾·考克斯合作)。

  內容簡介

  《全球轉型》是英國學者巴里·布贊和喬治·勞森的學術專著,該書于2015年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收錄在“劍橋大學國際關系研究”系列叢書中。這是一本關于世界歷史的圖書,書中重點關注和分析了影響現代國際關系形成的“漫長的19世紀”(1776-1914年)這一時期。本書指出,“漫長的19世紀”是一個由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全方位構成的時期,它重塑了國內社會和國際社會,19世紀以來推動全球發展的動力和沖突推動當代國際關系的持續和演進。現有的世界歷史和國際關系類書籍都未能充分記錄這種全球轉型的規模和影響,然而,正是這些多重變革為現代國際關系提供了物質和思想基礎。本書以全球轉型為國際關系的起點,重新定位國際關系學科的根基,并確立理解和教授世界歷史與國際關系之間關系的新途徑。

 

  目錄

  中文版前言/Ⅰ

  英文版前言/Ⅲ

  縮略語/1

  導論全球轉型與國際關系/1

  第一部分全球轉型與國際關系

  第一章全球轉型/15

  第二章國際關系學與19世紀/40

  第二部分現代國際關系的形成

  第三章縮小的世界/61

  第四章進步的意識形態/88

  第五章政治單元的轉型/116

  第六章建立“中心邊緣”國際秩序/156

  第七章“中心邊緣”國際秩序的衰弱/180

  第八章大國、大國關系與戰爭的轉型/220

  第三部分啟示

  第九章從中心化的全球主義到去中心化的全球主義/249

  第十章反思國際關系學/278

  參考文獻/304

  中文版前言

  這是一本關于世界史的書。在書中所呈現的世界歷史中,中國與日本、韓國所共享的中國歷史和東北亞歷史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本書主要敘述過去兩個多世紀里的國際體系或國際社會,以及它是如何被席卷19世紀世界歷史舞臺的現代性革命所塑造且依然延續著的。我們的論點是現代國際體系或國際社會的大多數物質性特征、觀念性特征和組織性特征早在19世紀期間就已經形成。這一系列影響巨大且相互聯系的現代性革命揭示了一個新的權力模式,這種權力模式轉而建構了殖民時代里極不平等卻又高度整合的全球政治經濟。我們可以將當代國際關系視為19世紀的延續,即19世紀以來推動全球發展的動力和沖突在當代的持續和演進。我們希望廣大的中國讀者也能和世界其他地區的讀者一樣來理解我們的論點。從這個角度來看,本書旨在啟發人們重新思考實踐意義上的國際關系和學科意義上的國際關系學。同時本書也表明全球現代性這個議題跨越了國際關系學、歷史學、社會學和歷史社會學等多個領域,因此需要更多跨學科的對話與交流。

  從這一全球視角我們可以發現,兩種觀點與當代中國,關于中國崛起及其在世界政治中的作用的爭論密切相關。第一種是往前看,主張由于現代性革命依然在擴張,我們正在走向一個沒有超級大國的世界。由于更多的國家和民族都在崛起,并獲得現代權力模式,因此,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擁有足夠的物質性力量或規范性資源而成為超級大國。美國將逐漸失去這一地位,且這一態勢已經開始發生,但是,也沒有其他國家——包括中國——能夠獲得這一地位。世界政治將因此去中心化,沒有超級大國,只有幾個大國(美國和中國也許是其中最大的國家)和許多地區性強國。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多極化,而是一種新型的結構,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大國試圖或者能夠主導整個體系。可見,當下所流行的爭論錯誤地將焦點放在美中之爭上,即它們之間的超級大國地位的更替如何引發危機,這是不得要點的,因為這忽略了正在興起的全球新秩序的本質。

  第二種是往后看,這種觀點與中國政治如何理解自身所經歷的“百年國恥”相關。從全球轉型視角看,我們不能過分聚焦于中日之間在地區內的對抗。當然,中日對抗問題本身有其重要性,但是,全球轉型視角更加強調中國和日本如何共同面臨和應對全球現代性所帶來的雙重挑戰和困境:因為現代性革命賦予了西方國家以新的權力模式,其或深或淺的威脅已經開始席卷全球;同時,現代性革命本身也給中日兩國傳統的政治、軍事、經濟和社會結構帶來了更深層的沖擊和困境。對于中國和日本而言,困境是同樣嚴峻的。為了獲取足以維護自身獨立和原有文化的現代權力模式,它們需要接受現代性革命(其乃現代權力模式的唯一來源)。問題是,接受這種現代性革命意味著威脅到中日兩國想要堅守的文化、政治和經濟傳統。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中日韓與西方的碰撞是單一事件。關鍵是,在面對西方國家和全球現代性帶來的沖擊力面前,中國和日本曾經處于類似的位置上(而如今仍然具有相似的狀況)。只是在如何回應這些沖擊上兩國卻出現了差異,這也造成了當代兩國之間的沖突。中日在片面地關注它們之間在本地區的差異和沖突的同時,忽略了彼此在面對全球轉型時的共同遭遇和挑戰,以及如何從各自的應對舉措中吸取經驗教訓。

  巴里·布贊喬治·勞森2016年9月于倫敦

作者簡介

姓名:上海人民出版社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全球轉型_副本.pn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碰超免费国产97久久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