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hbv9"></span>
<strike id="xhbv9"><dl id="xhbv9"></dl></strike>
<ruby id="xhbv9"></ruby>
<strike id="xhbv9"><i id="xhbv9"><cite id="xhbv9"></cite></i></strike>
<span id="xhbv9"></span>
<strike id="xhbv9"></strike>
<strike id="xhbv9"></strike>
<strike id="xhbv9"><ins id="xhbv9"></ins></strike>
<strike id="xhbv9"></strike>
<strike id="xhbv9"></strike>

 首頁 >> 哲學 >> 來稿首發
馬克思資本邏輯視域下的生態思想與闡釋進路
2021年07月13日 19:4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陸君瑤 字號
2021年07月13日 19:4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陸君瑤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資本雖然蘊含著文明化的趨勢,但亦不斷生產著現實的現代危機。馬克思在肯定資本邏輯正向價值的同時,也將這種無限趨利、不斷增殖的客觀邏輯置于批判的核心。在馬克思資本邏輯的視域下,資本依賴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變換實現商品生產,自然力與科學技術的緊密結合更使自然成為資本邏輯必不可少的一環,但資本邏輯的無限擴張與其內在界限的矛盾蘊含著生態危機的根源,資本無限擴張的后果是,資本的空間化、擴張化與自然界承載能力之間的矛盾愈益尖銳。馬克思對資本邏輯的揭示與批判,對當下生態文明建設具有深刻的借鑒意義,我們應當回到馬克思資本邏輯批判場域之中,探明生態危機的資本根源,以探尋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文明發展之路。

  資本邏輯依賴并支配自然物質變換

  雖然馬克思沒有直接使用過“資本邏輯”的這一表述,但他談及資本的規律、資本的趨勢以及資本的機制等問題,而且指出資本既包含著文明化趨勢,亦包含著矛盾和界限。資本的唯一生活本能是增殖自身,資本邏輯是無限追求剩余價值的增殖邏輯、擴張邏輯。在資本邏輯的主導下,它以一種“普照光”的形式對社會生活的一切領域發揮作用。在生態領域中,資本擴張無限性與自然資源的有限性之間的矛盾導致人與自然的關系愈加緊張、生態危機愈加突出。所以,建構和發展當代生態文明思想,必須回到資本邏輯批判這一本質性維度。馬克思指出:“生命的生產,無論是通過勞動而生產自己的生命,還是通過生育而生產他們的生命,就立即表現為雙重關系:一方面是自然關系,另一方面是社會關系”[1],人類生命的生產首先必須從自然界獲取物質條件,這需要訴諸人與自然界的緊密聯系、相互作用實現;生命的生產是人的社會關系的塑造和發展,人們在與自然的互動中逐漸構建了人與人的交往形式、社會關系,實現了自然的屬人性和人的自然性的統一。所以,歷史不僅是人們追求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動,而且是自然界對人的生成過程。人通過實踐活動按照對其有用的方式改變自然物質的形態。在生產邏輯中,人的活動借助勞動資料使勞動對象發生預定變化,自然物質通過實踐活動被塑造為符合目的的物質形態,勞動過程與勞動目的化為產品的使用價值。隨著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資本實質上作為主體按照自己的邏輯塑造自然,剩余價值作為控制生產的最高目的力圖征服和控制自然。

  隨著生產邏輯到資本邏輯的轉化,資本開始對自然資源與自然力具有依賴和支配的雙重作用。資本一開始依賴自然物質的變換實現自身運動,但隨著資本發展物化為一種占據統治地位的主體性邏輯,資本邏輯開始支配著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的形態和發展。資本運動的核心是資本主義生產的勞動過程與價值增殖二重性矛盾,價值增殖過程主導勞動過程,同時它又依靠勞動過程實現自身運動發展。馬克思指出,勞動過程是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交換過程,是人以他的實踐活動為中介,調整和控制自身與自然的物質變換;勞動過程是制造使用價值的有目的的活動,是為了人類的需要而對自然物的占有,是人類生活的自然條件。隨著技術發展的深入與資本邏輯的擴張,資本對自然資源與自然力的依賴與支配的二重作用愈加明顯,對此,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指出:“勞動資料取得機器這種物質存在方式,要求以自然力來代替人力,以自覺應用自然科學來代替從經驗中得出的成規。”[2]“假定人只是作為簡單的動力起作用,也就是說,一種工具機已經代替了人的工具,那么自然力也可以作為動力代替人。”[3]由于自然與科學技術結合日益緊密,巨大的自然力已經納入了資本主義的生產過程之中,無論是作為勞動資料的自然資源抑或作為機器動力的自然力,在資本主義整個生產方式運動過程都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簡言之,資本是在依賴有限自然的基礎上,又企圖主導和支配“無限”自然,但這只能成為資本邏輯的空想與否定、毀滅自身的進一步確證。

  資本邏輯蘊含生態危機的必然性及其出路

  資本邏輯把自然賦予的物質生產條件置于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之下,在自然面前資本不僅確證了主體地位,而且逐漸與自然相對立,甚至引發生態破壞、環境污染等問題,在這種生產實踐中,人與自然的關系日益惡化,引發生態危機。“現在我們只來談談一個論點:魚的‘本質’是它的‘存在’,即水。河魚的‘本質’是河水。但是,一旦這條河歸工業支配,一旦它被染料和其他廢料污染,河里有輪船行駛,一旦河水被引入水渠,而水渠的水只要簡單地排放出去就會使魚失去生存環境,那么這條河的水就不再是魚的‘本質’了,對魚來說它將不再是適合生存的環境了。”[4]人與環境的關系猶如魚與水的關系,價值增殖導向下的社會發展加劇了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沖突。在資本邏輯的主導下,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無限制地追求剩余價值和利潤,作為資本人格化的資本家把一切生產的準則規定為剩余價值的攫取,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必須通過各種途徑向自然界無度地索取,造成了資本擴張無限性和自然資源有限性的矛盾。所以,避免資本對自然宣稱全面的勝利與避免人受自然力與生態危機奴役具有同一性,只有回到馬克思對資本邏輯批判的場域之中,才能找到生態危機的根本源頭,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資本邏輯在運動發展過程中蘊含著自我批判和自我克服的趨勢。資本邏輯作為馬克思與恩格斯直面的現實境遇和“問題意識”,是歷史唯物主義的主要批判對象。在資本與形而上學的聯袂控制下,生態環境成為資本家攫取剩余價值的工具,似乎占有和征服才是人與自然的相處方式。自然的商品化、資本化在使經濟社會巨大發展時,亦導致了自然的貧瘠化、單向度化。馬克思通過對資本邏輯的批判揭示了人與自然的沖突日益加劇,不僅闡明了人與自然的辯證統一關系,而且指明了解決生態危機的現實路徑。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自然界是人的無機的身體,自然界為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提供生活資料和生產資料,人類通過實踐改造自然,在與自然的內在統一中實現“自然的歷史”和“歷史的自然”的統一。所以,人類史與自然史密不可分,有機統一,人的解放與自然解放內在一致。自然解放必須依賴人的解放,因為只有消除各種異化現象、摧毀資本邏輯對人與自然的控制,才能實現自然本質的復歸。共產主義作為人向社會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復歸和解放,是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之間矛盾的真正解決,只有“使現實世界革命化”、“消滅私有制”,才能擺脫資本的控制,構建人與自然休戚與共的生命共同體。

  資本邏輯批判與生態文明建構

  馬克思對資本邏輯批判蘊含了對社會生態文明圖景的科學展望。為了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構建社會生態文明的未來圖景,必須堅持以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馬克思主義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走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建設道路。

  首先,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思想,不僅意味著人和自然構成了一個充滿生機的生命共同體,而且意味著這一生命共同體是一個生生不息、環環相扣的有機系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堅持生命共同體思想既是對自然的肯定,亦蘊含著人對自然的尊重與共進。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理念充分肯定了對自然的價值,凸顯了人與自然的內在聯系,有利于超越人類中心主義的狹隘觀念,是超越資本邏輯與構建生態文明未來圖景的重要指南。

  其次,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必須堅持新發展理念,以推動高質量發展。《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要求,“把新發展理念貫穿發展全過程和各領域,構建新發展格局,切實轉變發展方式,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5]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具有許多重要特征,其中之一即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注重同步推進物質文明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要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需要保持生態文明建設戰略定力,努力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在實踐中,注重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辯證統一、相輔相成的關系,大力推進建設生態文明、推動綠色低碳循環發展。

  最后,必須走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建設道路。如果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變換超出了生態系統的自身調節能力與可承載能力,我們就無法進行以此為前提的經濟社會系統循環,因此,堅持系統觀念,必須以生態系統的可承載能力作為前提條件,始終把握好生態閾值,減少和控制由資本邏輯造成的生態環境污染和資源過度消耗。同時,要堅持和協調經濟社會發展與自然生態系統的辯證統一關系。要轉變嚴重破壞自然的經濟增長方式,走低投入、低污染、可持續的綠色發展道路,切實解決經濟發展與資源短缺的矛盾、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矛盾,最終實現人、社會、自然有機整體的和諧協調發展。要站在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高度來謀劃經濟社會發展,堅持踐行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統籌污染治理、生態保護,促進可持續發展,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本文系中國人民大學科研基金十九屆五中全會專項課題“生態文明體系構建研究”的階段性成果)

  注釋: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32頁。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43頁。

  [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32頁。

  [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50頁。

  [5]《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北京:人民出版社,2020年,第7頁。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陸君瑤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碰超免费国产97久久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