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emyci"><object id="emyci"></object></button>
    <rt id="emyci"><acronym id="emyci"></acronym></rt>
  •  首頁 >> 哲學 >> 馬克思主義哲學
    對傳統形而上學的批判性改造與馬克思主義哲學變革 ——重釋《費爾巴哈論》的中心線索與基本邏輯
    2021年07月16日 09:49 來源:《科學社會主義》 作者:李成旺 字號
    2021年07月16日 09:49
    來源:《科學社會主義》 作者:李成旺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李成旺,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長聘教授

      摘要:《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是恩格斯唯一系統解讀德國古典哲學發展歷程特別是馬克思主義哲學變革實質的著作。貫穿該著的中心線索恰恰在于,恩格斯通過著重探賾以“邏輯在先”為特征的傳統形而上學發展到其理論頂峰也即黑格爾哲學的過程,在呈現黑格爾辯證法歷史進步意義的同時又指出其出現內在矛盾的必然性,特別是費爾巴哈以“感性在先”取代“邏輯在先”依然陷入抽象形而上學思維的深層根源,進而全面揭示“在勞動發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會史的鎖鑰”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何以實現了對黑格爾辯證法的批判性改造,從中真正彰顯出辯證法的革命性。

      關鍵詞: 邏輯范疇的預先存在 感性在先 唯物辯證法 勞動發展史

      原文:《科學社會主義》2021年第3期

      如何解讀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實質,是近些年來學界持續關注的重大課題之一。恩格斯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中,“以批判黑格爾和費爾巴哈的觀點為背景對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做了系統的闡述”,1明確指出馬克思主義哲學變革的實質在于“在勞動發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會史的鎖鑰”。2長期以來,學界更多關注的是恩格斯在該著中對哲學基本問題以及黑格爾哲學所存在的體系與方法之間的矛盾等相關內容的論述,反而對恩格斯是如何論證上述重要論斷,該論斷背后所指認的以黑格爾哲學為代表的傳統西方哲學思維方式的實質到底是什么,以及恩格斯是如何闡明馬克思主義哲學對德國古典哲學的超越等重要問題的探討,則著墨較少。這在某種程度上制約了我們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實質的深入理解。因此,從文本出發重新回應上述課題,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和實踐價值。

      一、傳統形而上學的發展歷程與黑格爾哲學的兩面性

      闡明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的思想來源,是把握其理論實質的首要環節。就此而言,恩格斯指出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在黑格爾學派分裂過程中所產生的“唯一的真正結出果實的派別”,3并進一步指出黑格爾哲學的思維范式就表現為“邏輯范疇的預先存在”。4眾所周知,“邏輯在先”是占據傳統西方哲學發展主導地位的形而上學的重要特征,黑格爾哲學則是傳統形而上學(此處僅取該詞的存在論含義——作者注)發展到其思想頂峰的標志,而黑格爾哲學的分裂又構成傳統形而上學發展的必然結果。因此,只有揭示傳統形而上學的發展歷程,考察馬克思恩格斯如何批判性地改造黑格爾概念辯證法,也即超越傳統形而上學思維范式并由此真正彰顯出馬克思主義哲學革命性的路徑和過程,我們才能更為準確地把握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實質。

      形而上學(Metaphysics)這一概念的出現相對較晚,它是由亞里士多德學派第11代繼承人、呂克昂學園最后的領袖羅德島的安多羅尼柯(Andronicus of Rhodes),在公元1世紀整理編纂亞里士多德著作時對亞里士多德所稱的“第一哲學”的命名。“形而上學”部分主要研究存在本身也即“存在的存在”( being qua being),5從13世紀開始,作為書名的“形而上學”概念在西方哲學史上被用作哲學名詞或哲學的別稱,6到20世紀30年代海德格爾還明確指出“對在本身的追問”7構成哲學(形而上學)的主導問題。海德格爾認為 “這種首先從柏拉圖發端的‘哲學’,此后便具有了后人所謂的‘形而上學’的特征”,8也就是說,海德格爾將“形而上學”的起點歸之為柏拉圖,但實際上形而上學思維方式在西方哲學誕生之初就已經萌芽,只不過它在柏拉圖理念論中被加以規范并定型,其實質則體現為上述恩格斯所指出的“邏輯范疇的預先存在”思維方式。兩千多年來,“邏輯在先”這一形而上學思維方式始終影響著西方哲學的發展,它在黑格爾哲學中發展到了頂峰,同時又使黑格爾哲學蘊含著自身無法克服的內在矛盾。

      西方哲學發展史表明,“邏輯在先”這一形而上學思維方式隨著哲學的誕生而萌芽。古希臘哲學家開始提出始基問題,被普遍看作哲學誕生的標志,意味著人們開始自覺地運用理性來面對眼前的世界,突出表現在:其一,它告別了原始宗教與原始神話,明確了人的自我身份,而在此之前,人類以原始神話或原始宗教的方式把握當下世界,實際上處于人和物不分、人的自我身份無以確立的“無我”的愚昧階段。其二,它不滿足于經驗思維,開啟了超越意識。人們自覺地認識到,面對瞬息萬變、轉瞬即逝的外部世界,如果不能把握其背后永恒、不變的事物本身(絕對),那么心靈將處于惶惶不可終日的處境。只有超越眼前世界、追問宇宙的起源和萬物的本原,為在場事物尋求不在場的源頭,以不在場方式把握在場世界,也即把握經驗事物存在的依據或經驗事物運動的終極原因,才能安頓人們惶惑的心靈。為此,古希臘早期哲學家以自然的原因解釋世界,把物質形態的實體看作萬物的本原,將之確立為把握“絕對”時的實體。

      到了古希臘哲學繁榮時期,哲學家們不再滿足于自然哲學,而是開始關注社會與人生的深層次問題。秉承蘇格拉底“知識是至善”的知識論傳統,無論是從人性出發建構出正義的理念,還是在探討“哲學王”培養過程中所確立的哲學王必需學習的理念論,柏拉圖均奠定了通過追問理念的存在論內涵來把握“絕對”的哲學傳統,形成了以“邏輯在先”為主要特征的傳統形而上學主導范式。這表現在:在柏拉圖看來,感性經驗事物是變化無常、轉瞬即逝的,而只有理念是永恒、不變、絕對的,“眾多的事物之所以存在,是靠‘分有’與它們同名的理念。” 9因此,柏拉圖得出結論認為,基于經驗現象無法把握世界的本質,憑借感官經驗得到的知識是不可靠的,真理存在于理念世界,只有通過思維把握了理念世界的知識論內涵,才可以把握“絕對”。

      海德格爾概括了以柏拉圖理念論為代表的傳統西方形而上學的特點:其一,本質主義。它把現象與本質相分離,認為現象是假相,真相存在于現象背后的理念世界之中,“那種被認為是唯一的和真正的現實事物,那種立即可見、可聽、可觸、可算的東西,始終只是理念的投影(Abschattung),因而只是一個陰影”10,因此人們只有從這一陰影中擺脫出來,進入理念領域才能把握真理,“‘理念’不僅僅是還讓(在它背后的)某個它物‘顯現’出來,可以說,它本身就是一味專注于它自己的閃現的閃現者。”11其二,實體性思維。“一切理念的理念,其實質就是使一切在場者在其所有可見狀態中的顯現成為可能。”12追尋最高的理念,尋找事物存在或運動的最后依據(實體),構成哲學(形而上學)的最高目的,海德格爾認為“這一最高的和第一性的原因被柏拉圖、相應地也被亞里士多德稱為……神靈。自從存在被解釋為[相],對存在者之存在的思考就是形而上學的了,而形而上學就是神學的。”13

      奠基于古希臘哲學繁榮時期的形而上學思維范式,歷經中世紀神學形而上學階段以及近代理性獨立階段,在黑格爾哲學中以體系哲學的形式達到其集大成狀態。這表現在:黑格爾哲學“第一個全面地有意識地敘述了辯證法的一般運動形式”,14認為以往的形而上學在把握“絕對”時往往停留在“表象、直觀方式內的概念”,而沒有從“純粹概念”出發,15而只有從“哲學是以思想、范疇代替表象,或更確切地說,是以概念代替表象”16這一哲學觀出發,通過對“純粹理念的運動規律”、“他在的或異在的理念”以及“理念由他在返回到自身”的系統研究,17自覺地探討絕對理念從最具普遍性的概念開始,經過自身的矛盾發展又回到自身的過程,才能以其概念辯證法為人們把握絕對、實現自由提供終極真理。

      黑格爾概念辯證法的思想史地位突出表現在:第一,作為黑格爾哲學研究對象的純粹概念,超越了柏拉圖式的包含“感性雜質”的理念,以及康德哲學中僅有的十二個主觀的概念,被賦予了客觀的意義,由此黑格爾認為世界的第一原理、事物的最高理性不是柏拉圖式的任何普遍物,而只是純粹的非感性的普遍物的體系;18第二,彌補了古希臘知識論哲學傳統中意志維度、特別是自我意識維度缺失的不足;第三,避免了康德哲學僅僅通過先驗理性能力來把握絕對,因而存在歷史生成維度缺失的局限;第四,消解了康德哲學現象與物自體相分離、范疇與經驗相分離的局限;第五,彌補了費希特以“絕對自我”取代康德的“物自體”去尋求大千世界的存在依據,以及謝林通過“詩”的形式來把握絕對的理論局限。19

      恩格斯在《費爾巴哈論》中指出,黑格爾通過概念辯證法試圖實現思想與現實、概念與事物的絕對統一,將傳統形而上學的“邏輯范疇的預先存在”思維發展到了頂峰,既具有思想史上的進步意義,也必然蘊含著自身無法克服的內在矛盾,表現在如下兩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黑格爾基于概念辯證法所建構的體系化哲學起到了劃時代的作用。因為它“包括了以前任何體系所不可比擬的廣大領域”,并且“在這一領域中闡發了現在還令人驚奇的豐富思想”20。最為重要的是它彰顯了一種具有革命性質的發展的辯證法。這在哲學思維領域表現為,黑格爾認為真理是一個過程,是只能無限趨近而不可最終達到的過程,“徹底否定了關于人的思維和行動的一切結果具有最終性質的看法”21。由此它在歷史領域表現為,認為人類歷史“永遠不會在人類的一種完美的理想狀態中最終結束;完美的社會、完美的‘國家’是只有在幻想中才能存在的東西;相反,一切依次更替的歷史狀態都只是人類社會由低級到高級的無窮發展進程中的暫時階段”22。盡管黑格爾哲學也“承認認識和社會的一定階段對它那個時代和那種環境來說都有存在的理由”23,進而體現出某種保守傾向,但總體而言其革命性是絕對的。

      恩格斯借用黑格爾“凡是現實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現實的”24這一重要命題,對此作了詳細論證,指出該命題的字面涵義似乎表明它在為專制制度進行辯護,但其實在黑格爾哲學中,“現實”一詞有著很強的辯證意味和具體明確的涵義。因為在黑格爾看來,“現實是本質和實存或內部和外部所直接形成的統一。現實事物的表現就是現實事物本身,所以現實事物在表現中同樣還是本質的東西,而且只有在具有直接的、外部的實存時,才是本質的東西。”25可見,“現實”不同于實際現存的事物,現存事物如果不符合事物發展趨勢,不符合事物本質,反而不具有現實性。在此意義上恩格斯指出,黑格爾的上述命題則意味著“現實性決不是某種社會狀態或政治狀態在一切環境和一切時代所具有的屬性……以前一切現實的東西都會成為不現實的,都會喪失自己的必然性、自己存在的權利、自己的合理性;一種新的、富有生命力的現實的東西就會代替正在衰亡的現實的東西”,26它實際上完全可以轉變為另一個命題:“凡是現存的,都一定要滅亡”。27

      第二個方面,黑格爾哲學中必然存在體系和方法之間的內在矛盾。恩格斯認為,黑格爾從“邏輯在先”出發所建構的概念運動體系,盡管可以得出其方法具有辯證發展的、革命的性質的結論,但是“按照傳統的要求,哲學體系是一定要以某種絕對真理來完成的”,28黑格爾哲學也不例外。在其哲學體系中特別是在《邏輯學》中,他把絕對觀念既作為起點,也作為終點,認為絕對觀念經過“以抽象思維要素存在的理念”29辯證運動,以及這一運動外化為“自然界”和“精神”進而回到自身的過程,就是人類歷史實現自由的過程,對這一過程的正確揭示就是真理。很顯然,既然黑格爾哲學體系確立了一個終點,而人類歷史又是由絕對觀念的運動過程所主宰的歷史,那么,人類歷史的終點就只能被“設想成人類達到對這個絕對觀念的認識”,30而對絕對觀念的這種認識顯然也已經在黑格爾自身的哲學中達到了,其結果便是“黑格爾體系的全部教條內容就被宣布為絕對真理,這同他那消除一切教條東西的辯證方法是矛盾的;這樣一來,革命的方面就被過分茂密的保守的方面所窒息。”31黑格爾哲學的內在矛盾反映到人類歷史的實踐之中,又必然表現為:一方面,他認為任何政治制度都將處于不斷發展過程之中;另一方面,絕對觀念對現實的黑格爾及其同時代人提出的政治要求,就只能是現實的等級君主制,這顯然同樣出現了內在矛盾。因此,方法和體系之間的矛盾導致其哲學最終必然又具有保守性,無法真正解決現實社會矛盾,終將“拖著一根庸人的辮子”。32

      在此基礎上恩格斯進一步指出,哲學在黑格爾這里的完成,也就意味著它所蘊含的超越自身的新的認識世界道路的開啟。這表現在,黑格爾哲學的分裂成為黑格爾哲學的宿命。面對當時德國的落后狀況,注重黑格爾哲學中的辯證方法的青年黑格爾派首先從宗教領域開始,通過反對基督教拉開了與現存的國家作斗爭的序幕。無論是施特勞斯以福音神話起源說反對基督教,還是布·鮑威爾以自我意識的異化來反對基督教,他們論證的焦點實則轉變為“在世界歷史中起決定作用的力量是‘實體’呢,還是‘自我意識’”,33最終施蒂納以非宗教、非道德、非國家、非社會的純粹的“我”——“唯一者”,宣布了黑格爾哲學的徹底解體,這些又表明青年黑格爾派所進行的斗爭始終“都沒有離開過哲學的基地”。34可見,傳統形而上學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中,都出現了內在矛盾,呼喚著新哲學的出場。

    作者簡介

    姓名:李成旺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碰超免费国产97久久青草